骨未颜

V繁花落幕:

点图要兔卡,结果兔女郎什么果然太吃鸡了,还是画画蠢萌的吧!

因为很喜欢P站太太的狗狗学院,所以画了这样的兔叽!

沙场秋点兵。:

半夜的灵感。
称呼不同的话,触发的情节也不一样哦。
梗来自我对自家小将军的称呼。
不知道你们觉着这个称呼怎么样...反正我喜欢极了这么叫他。
2-6p奉上小天才表情包。
在这儿再说明一下!!主页图片随便抱!!除了我可以不给保存和打了sample水印的!其他都可以哦!

生活放荡像只狗:

有人盗了我B站上的黄金三靶SAI过程视频,截图放在QQ空间上假装是自己画的,骗取他人赞美于是我做了一条椰汁风的挂人微博,供大家观赏【。】
他还真是提醒我了,以后都该打水印,并且远离小学生扎堆的B站

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寻求到这位太太的证词【P3、P4】

这位盗图的QQ空间目前已经关起来了,但是Q号还没变的嘛对不对【靠

什么什么圣杯战争(一)

叶荒爵:

(一)没有小标题的第一章
今天早上名为言峰的家宅里发生了一件令人震惊,哦不,甚至到了传出去足以震惊冬木市的事情。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在结束漫长的圣杯战争后,冬木市的魔法师们相继陷入了短暂的疲劳养老期,该休息休息该谈恋爱谈恋爱——这个且不谈。
教堂的神父言峰绮礼也和他表面上的人生导师(?!)、获得了肉体的英雄王吉尔伽美什过着平淡又偶尔愉悦的小日子。当然,如果狗也算的话那就是一家三口,至于言峰绮礼有没有每天在内心os英雄王又傲娇啦又乱花销啦需要补一补魔♂啦这就是无从得知的了。
——话题扯回来,这是一个和往常一样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早晨,绮礼在早于吉尔伽美什之前醒来,他皱着眉按着眉心,因为还有些困乏脸上有些扭曲,但很快他就被吸引了注意力——身边的人一反常态的没有跟着一同醒,反而整个藏在被子里,蜷得被子鼓鼓囊囊的成了一团。
“喂,吉尔伽美什——”绮礼伸手扯开了被子,露出了里面的人。漂亮得不掺一丝杂质的金色碎发凌乱的散着,因为人幼兽一样难得一见的蜷缩状态,脸全藏在了金发里只露出个下巴尖,同金发一色的耳朵软软的搭着,尾巴拉长了些,一圈圈缠在一侧莹白大腿上,看起来诱人极了。
……等等,老、老天!耳朵和尾巴!
绮礼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尽管这动作使面相严肃的他看起来有些滑稽。
真的是,耳朵,和尾巴。
“唔……绮礼…你在干什么……”
似乎是被他的动作惊醒,金发的青年打着哈欠撑起上半身侧坐在柔软的床褥里,声音里带着慵懒的倦意,狭长眼睛里的红瞳中蒙了浅浅的雾气。他克制不住的屈下上身将手按在床上拉开活动着关节伸了个懒腰,随后才被因为只穿了长白衬衫而露出来的大腿上传来的绒毛触感惊觉。
“——言峰绮礼!!!!你对本王做了什么!!??!”
之后的一个小时,左脸上有着几道不太明显的利爪抓痕的神父一直双手交叉拖住下巴坐在沙发上沉思,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实上,让这位难搞的英雄王发生了本人不能接受的异变已经很麻烦了。更麻烦的是——
神父看了看姿态潇洒坐在左边依旧一脸狂傲的吉尔伽美什,又看了看坐在右边的蓝色枪兵,的头上,的狗耳朵,无端地觉得头一痛。更更更烦人的是,言峰宅门外挤满了master们的通讯使魔们,随便拎过来一个都可以听到里面传来的大呼小叫声,大同小异的都是需要在教堂召开一个紧急会议。
真是个多事之秋啊。实在不行就全部干掉不用准备之后的圣杯战争了。表面平和内心漩涡翻涌的神父谦和的决定就去教堂开个会好了。
“绮礼……要是解决不了,你给本王以死谢罪吧!”意识到暴露这副难以让人接受的滑稽姿态是在所难免的,金发的从者本来就白的脸色居然又白了几分,刻薄的吐出威胁的话语,如果不是期间他发间那对毛茸茸的三角立耳一直在打颤的话,绮礼会觉得他真的看不到以后的太阳。


圣堂教会。
本来是除了祷告时间外较为冷清的地方,一下子被十多个御主英灵占据,不是询问就是吵架,甚至有交流经验的,吵吵闹闹的仿佛超市一般。
“好了——请各位安静一下。”绮礼面对这种异状第一次感受到了无力,原来这种情况是针对了所有英灵吗?
“喂绮礼,作为监督者你得给我们一个解释吧?”远坂凛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语调间有着明显的威逼——开玩笑,自己家全能servent突然长出了耳朵尾巴还走到哪儿掉毛到哪儿,这让人怎么受得了嘛!
“凛,稍安勿躁。”绮礼竭力的安抚着大小姐,一面不漏声色的看了一眼头上顶着一对灰色的尖耳脸上写着我也很无奈啊摊着双手的红a一面保持不变的脸色转头问肯尼斯主任,“那么,先生家又是什么情况呢?”
肯尼斯主任表情有些扭曲的指着一旁气势萎靡两只毛绒绒的耳朵颓废的垂下来的迪卢木多半天说不出一个字,因为他的夫人索拉乌尽心竭力表现出了犬类的热爱,死死的挽着迪卢木多,一只手还亲昵的抚摸着他垂塌的耳朵。
绮礼很想拒绝管这种家务事,可是放眼望去可以看到的御主和其英灵,无论哪家都堪称爱恨情仇级史诗,简直可以去拍电影了。
“前…士郎前辈原来是喜欢狮子吗……”
“唉唉樱不要摆出这种样子啦,其实在我心里变不变都是一样的!”
“士郎是说…我、我变得没有魅力吗”
“呜啊怎么saber也这样说啊!”
“ar——cher!回去不把你掉的毛打扫干净就给我做好觉悟吧!说起来你到底变的是什么物种啊!”
“谁知道,大概是狼吧——不要那种眼神,掉毛也不是我自愿的…”
诸如此类。
“神父家的没有变吗?”其实韦伯并不觉得这是多大的事情,只不过跟着来开个会,这会也提出了他更感兴趣的问题。
神父脸色一凝,看来是瞒不住了(!?),开口喊了吉尔伽美什和库丘林,一阵金色的光点和蓝色的光点落地后,穿着蓝色紧身衣的蓝色枪兵和黑色机车服高中生一样的金色弓兵出现在了众人眼前,头上的兽耳和身后的尾巴也与众英灵一样融洽极了。
“哦!英雄王,你这家伙是猫咪吗?”头上顶了两个硕大犄角的伊斯坎达尔利用体型优势好奇的挤到跟前看,一手摩挲着下巴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吉尔伽美什呼吸一窒,脸上带着明显的怒意,身后的虚空中有金色的漩涡扭曲着,随后就被绮礼低声制止了下来。
“杂种,给本王闭嘴。”
伊斯坎达尔毫不在意,脸上摆出了一副豪迈的笑容,自信的指了指自己,“本王的话,肯定是纯种的欧洲野牛啊!”
吉尔伽美什也猛地感受到了一股无力。这大概就是,跨越了物种交流的障碍了吧。
不知为何,此情此景虽然让人头大却也让人意外的愉悦?绮礼握拳掩在嘴边轻咳两声,等到众人把目光聚集在他身上时才慢慢开口。
“如各位所见,此次异变针对了所有英灵,教会目前并不太了解事件发生的原因和目的以及解决方法,不过可以猜想与圣杯有关,甚至——”
“可能这就是新一轮的圣杯战争。”
“哈啊!?”所有人脸上都不约而同的摆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那这种异变……是想比什么……”
“这个就不清楚了。只有请各位御主和从者尽心去发现,然后努力夺得圣杯吧!”绮礼一脸严肃正经的胡说八道后,潇洒的带着吉尔伽美什和狗落跑了。
教堂里一下子鸦雀无声,众人沉浸在新一轮的圣杯战争的思考中,猛地有人问了一句,
“说起来…神父自己是监督者却还有英灵吧?还有两个?”
“哇啊?那不是他已经赢定了???真是狡猾啊!”
“不能让圣杯落入神父手里!快saber,我们去追神父!”
“知道了士郎!”
“前辈…我我也要去……”
啊。今天的冬木市也是一如既往的和平呢。

[fate/言金]我不想要这样的礼物。 01

璟。:

四年前在CP上发过的推广无料(时间过得真快)


虽然是挺早的文了不过这篇我自己很喜欢,慢慢搬,应该有挺多人没看过的


最近集中搬旧稿大概会混更刷屏略多




文/景南


【目录】




“我已经没什么可以教给你了。”


对面的红衣绅士站起身来,脸上露出欣赏和感慨掺杂的微笑。


这个人总是一副这样的表情,最后已经让人没法确定这到底是太过信任形成的亲切神情,还是面对一只爬过窗台的壁虎也会使用的公式化态度。


将心里的疑惑按捺下去,坐在沙发上的言峰绮礼也随之站起身,低下头谦恭地回应:“感谢您一直以来的教导。”


“最后一次以导师身份与你会面,我要送你一样礼物。”


男子柔和地说着,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跟随自己来到这个会客厅宽敞空间的角落。


从进门时言峰就已经注意到了,这里立着一个巨大的板状物。


盖着白色的厚帆布,只能看出方形的轮廓,比言峰还要高出少许。他的身高超过180公分,所以这个大概并不是普通的木板或家具。


“这是……?”


言峰的声音出现了一丝少见的疑惑。他转头看了眼会客沙发间的茶几上摆放的精致木盒,觉得那个东西看起来更像是“礼物”之类的定位。


“我们远坂家世代相传的一件珍宝,”男子抬手怜惜地抚摸着盖布,不着痕迹地抓住一角,用比斗牛士还要讲究的动作将它利索而优雅地掀开,“作为远坂集团的继承人之一,你有资格得到它。”


“您太客气了,我只是通过家父的关系向您学习宝石鉴定的技术而已,真正要继承您的人是大小姐。”


青年反射地微微欠身,在还没看清面前的物件之前就先说出礼貌的客套话。


“没什么,凛还小,你就像她的兄长。我常年在世界各地出差,我不在的时候,她就拜托你照顾了。”


“我必然尽心尽力……”


言峰抬起头,还未说完的话忽然卡在了喉咙中。


眼前出现的是一幅用华贵的画框保护起来的油画。


虽然想过对方会赠予自己艺术品,但青年仍然没有料到盖布下隐藏的竟然是一幅毫无机关,与他所学习的宝石鉴定没有直接关系的绘画作品。


“如何,很美的画面吧。”


红衣导师误解了他的沉默,向后撤了一步好让他看清画面的全景:“这不是普通的油画,绮礼。它的背后有着一个只有远坂家的人才知道的秘密。”


“……是吗?”


青年抬起眼神,又垂下眼睑,快速地扫视着眼前的画面。


虽然很难说美,却也的确是一副值得当做传家宝物的艺术品。


即使是未曾修习过油画知识的他也能看出,绘制这幅画的画师技术高超过人。画面栩栩如生呼之欲出,在正中有一把雕刻华美的天鹅绒长椅,上面坐着一个金发红眼的年轻男性。头颈挂满金色饰物,赤裸着上身,下身仅半盖着一条看起来随时都会滑下的红色毛毯。用不甚雅观的姿势跷着腿,这个人正举着手中的玻璃酒杯,悠闲地对光看着酒的成色。


“您的品味很特别。”


想不通画面中的人为什么要对着一杯酒露出意味不明的挑逗神情,他只能说出这样谨慎的感想。



[Fate]人子啊,紧系神明吧!

戚顾未央:

汹涌
怎么会……
本来以为解决了鸟之后快点带走穗姬就可以了的幸看到居然会追过来的幼女时暗骂自己的天真。
“大哥哥很厉害嘛,居然击破了我的魔术,明明是个普通人。”幼女红色的眼盯着他如同蛇盯上猎物般,“不好意思,我似乎有点说错了。大哥哥的速度值得赞扬,不在普通人之列呢。”
“这还真是谢谢称赞了。不过那只可爱的小鸟就对不起了。”幸故作轻松,却动都不敢动。穗姬就在他右前方的不远处,他不能让穗姬被发现。
“那就用你的命作为赔礼吧。”幼女轻巧的笑,轻巧的说。
巨人的斧剑劈过来的时候,幼女依然稳稳地坐在巨人的肩膀上。巨大的压力袭来,压得幸一时挪不开脚。
心脏跳得快的要炸掉了一样,刀风刮在脸上生疼,却反而让他清醒了很多。他将手上还拿着的树枝向幼女掷去,巨人果然反射性的微微侧身为肩上的幼女避过树枝,斧剑也因此仅仅擦过他的左臂,削掉了他的一缕头发。
“Berserker,不用管我。”幼女让巨人放下自己后交代道,然后站到一边。
巨人准备再次向他挥斧,却后退了一步,一支细长的箭破空而来插在巨人脚下。
“嚯~没想到凛会插手呢~”幼女眯了眯眼。
幸很快反应过来,想要趁巨人顿住的瞬间离开这块地方。
不能在这个时候!
“哈——”伴着清嘹的呼喝,金发的女战士已经奔来了。
糟了!
“绿间——”红发的少年向他伸出手,要拯救。
“不要——”他向危险的中心伸出手,要挽留。
脑中如炸开了般。
眼前是真的炸开了。
巨斧砸在地上,长箭扎在旁边,大树轰然倒地,眼前的“藏宝地”已经一塌糊涂。
穗姬……我的小姑娘、就这样……丢了?
他腿一软,跌坐在地上,双手掩面,想流泪,却什么也感觉不到。
“我……”女战士看着眼前的情景,不由得疑惑不安的看向少年。“士郎?”
“绿间?”卫宫士郎发现自己似乎做错了。
“晚了……吗?”刚能看到清晰的人影的远坂凛被这样告知。
“Berserker,先清理。”幼女看着崩溃的他反而笑得更开心了。
巨人两三步逼近,拔起斧剑挥下。



要、死了?
幸瞪大了双眼,看着迎面而来的巨斧,大脑这样回应着他的现状。
要去找我的小姑娘了吗?
不……
一瞬间,眼前恍惚浮现出地狱的幻象,幸感觉全身都在痛,被挤压的剧痛。
恐怖!惧怕!不甘!我——
不想死!不要再回到那里!
巨斧就要落下,他的头却垂下。
“绿间!你在干什么?!快逃开!”远坂凛还没平复呼吸就冲他大吼。
“Saber!”卫宫士郎忙出动自己的英灵。
出人意料的,他消失了,再次出现时,是在那黑色的巨人的背后,一拳砸上去,并成功的让对方扑倒在地,而这些仅仅是在数秒内完成的。
“!”所有人都愣住了。
“诶~”幼女新奇的看着他。“真有趣呢。”
被关注的人的样子很奇怪——他的眼神变得可怖,躬着上身几乎触地,警惕的防备着地上挣扎着爬起的巨人。
黑色的漩涡突然出现在幸身旁,从那之中伸出一双黑色的手,像女人的手,捧着一把更黑的长枪。
“妈、妈?”幼女非常不解。
幸没有理性的视线转向突然出现的东西,很迅速的夺过枪,挡在身前。
“Berserker!快点先杀了他!抢我妈妈的人!”幼女开始嫉妒和愤怒。
“吼————”巨大的英灵嘶吼着站起,笨拙却又很灵活的转身,手中的斧剑再次砸下。
幸在巨人企图转身攻击的时候迅速后退,和巨人拉开距离。
这下,幸离远坂更近,在这昏暗的黑夜中,让远坂他们能更清楚的观察到他。
那个少年四肢着地,手握黑色长枪,长发垂下遮住了脸的两侧,龇着牙。
那把枪!
金发碧眼的女英灵瞳孔紧缩,眼前好像浮现出一个悲哀的人,被那个男人残害的怨恨着的人。那嘶吼的诅咒至今还能记起。
“这副模样……Berserker?……不,Lancer?”远坂凛要混乱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绿间?这已经不像是那个绿间学弟了!但是,与其说他是英灵,更像是……”
如同野兽一般。
巨人迅速向他扑砍过去,他以更快的速度后退,直立投枪,枪身穿过巨人的肩,他一个闪身抓住枪又一个反手从巨人后心捅进他的心脏。
巨人的手臂后张想要反击,但心脏已经被捅穿了,他只能僵硬的维持着这个姿势。
“不可能!我的Berserker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被伤到!”幼女不敢相信。
幸双脚在巨人背上一蹬,抽出长枪一个空翻稳稳的落在地上,再次恢复四肢着地的姿态,退开几米,依然警惕着僵住的巨人。
“就这么……?”远坂凛觉得自己三观被刷新了。之前好不容易才杀死了一次的那个怪物这么简单就又死了。
“是那把枪。”男人传来声音。
“破魔的红蔷薇——这是上次战争Lancer的宝具之一。”金发英灵说出了枪的来历,“但是,为什么光辉之貌的破魔之枪会到这个少年的手里……还是这种样子……?”
“骗人的吧?!英灵的宝具难道还会掉吗?”
“不知道。但是,虽然破魔之枪也是相当优秀的宝具,也应该对这个Berserker造成不了多么大的伤害……”金发英灵看着那少年愈发严肃警惕,“小心士郎,这个少年很不简单!”
“可是,那个是绿间吧?只是我们同校的学弟吧?”卫宫士郎并不赞同她的态度。
“只是?!”远坂凛简直要给卫宫的天真程度跪了,“看到这个样子之前我还能相信,那个绿间再怎么说也是个普通人。”现在的她很焦躁,“可是一个普通人能那么轻松的杀死英灵吗?连你的Saber和我的Archer都很难做到!”
“那他也是绿间啊——”这样反驳着,魔术回路突然一阵抽痛,“那家伙……”
来不及再想太多,卫宫士郎忙拉着不明所以金发的英灵远离这里。
一支威力强大的箭破空而来,在以巨人为中心的地方炸开。没有提前得到消息的卫宫还是被爆炸的余波波及到了,但是一直以来的理念让他下意识的保护了本该是他的盾的英灵。
“士郎!”金发的英灵,Saber焦急的看着御主。
“绿间——”卫宫士郎的第一反应是他没来得及带走的少年。
尘雾散去,巨人已经完成复活,怀中紧紧的护着幼女,仍完好的站在那里。
没有绿间的身影。

三好学生弗莱特:

半夜的灵感。
称呼不同的话,触发的情节也不一样哦。
梗来自我对自家小将军的称呼。
不知道你们觉着这个称呼怎么样...反正我喜欢极了这么叫他。
2-6p奉上小天才表情包。
在这儿再说明一下!!主页图片随便抱!!除了我可以不给保存和打了sample水印的!其他都可以哦!

轶界守望:

骨科手书!!点我!

我疯起来手速我自己都害怕【

本来犹豫画另一个比较长时间的鬼使组手书的,一直在找有没有更适合的歌,结果一个多星期下来都没有找到……算算开学时间就摸了梗老还短小的手书。

手书新手,感觉后期调整比画还麻烦otzzz

鬼使组无差啦友(哲学)爱向么么扎!

自我爆炸:

删掉了重发!
lof缩图惨无人道